应家网-中国应家乡新闻门户

“封针疗法”遭质疑 多名患儿家长称遭误诊或过度诊疗

2019-11-11 01:36:27     来源:中新网     责任编辑:李娜

  “封针神术”的过度诊疗疑云

  “封针疗法”陷质疑风波,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停诊,多名患儿家长称遭误诊或过度诊疗;官方仍在调查中

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因“封针疗法”陷入舆论漩涡。

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因“封针疗法”陷入舆论漩涡。

  深陷质疑风波之后,推行“封针疗法”的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已全员停诊,医院官网也删除了此前有关“封针疗法”的所有内容。多名患儿家长表示,怀疑自己孩子在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遭到误诊(其他疾病误诊为脑瘫)或过度诊疗(正常儿过度诊疗为脑瘫),因此遭受了“封针”之苦。

  “封针这件事,首先是缺血缺氧性脑病、脑瘫的过度诊断问题,家长担惊受怕,不必要的治疗浪费时间,浪费钱。其次是没有证据的疗法大行其道。”郑州一位关注“封针疗法”的医师公开表示。而持有类似态度的,包括多名国内儿童康复界的权威专家。业界对该疗法的循证医学证据、疗法疗效及用药,都存在不同观点。

  陷入误诊、过度诊疗质疑风波的郑大三附院,此前还曾关注过相同问题。其儿童康复科9位专家联合署名发表在核心期刊的一篇文章,对与脑瘫的误诊、漏诊及过度诊断有关的389例患儿进行回顾性分析,其中118例其他疾病患儿误诊为脑瘫,115例正常儿过度诊断为脑瘫。文章未指出这些案例样本来源,但对误诊、过度诊疗的原因进行了分析,指出“由于目前医疗环境相对恶劣,医患关系紧张,医生怕万一日后孩子有问题发生医疗纠纷,而脑瘫诊断标准的放宽既可提高‘治愈率’,又可提高医院的经济收入。”

  面对质疑舆论,郑大三附院于10月23日表示当地卫健委已介入调查,未出结果之前不便接受采访。截至目前,当地卫健委的调查暂未公布结论,关于“封针神术”的种种疑云,仍未散去。

“封针疗法”暂停前,在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治疗的患者很多,住院病房走廊上都加了病床。

“封针疗法”暂停前,在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治疗的患者很多,住院病房走廊上都加了病床。

  舆论风波

  “封针”科室停诊 官网内容删除

  “封针疗法”陷质疑风波,源自一篇公众号所发文章。

  10月21日,有公众号发表文章质疑“封针疗法”缺乏循证医学证据让患者无端受苦,“封针”疗法使用的鼠神经生长因子、神经节苷脂等神经营养类药物在国家“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”之内,并且质疑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的诊疗过程有过度诊疗之嫌。

  “封针疗法”全称“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”。据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(以下简称“郑大三附院”)官网此前介绍儿童康复科的内容称,1992年,万国兰(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创始人、名誉主任)在国内创制“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”治疗小儿脑瘫、脑损伤缺氧缺血性脑病等,迎来全国30多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大批患儿前来就诊,还有美籍华人、加拿大华人等患儿,非常有效,有“神术”之称。11月6日,记者再次查看郑大三附院官网,临床科室中已经删去了儿童康复科的相关内容。

  10月23日上午,郑大三附院宣传科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“卫健委正在医院调查封针治疗,等调查结果出来,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和媒体公布。”

  10月25日上午,郑大三附院多名儿童康复科的患者家属表示,其收到了院方通知办理出院的消息,封针疗法暂停。

  “早上8点,护士来病房通知家属让出院,封针疗法暂停。我们出院了尽快找别的治疗手段,孩子耗不起。”住院楼9楼儿童康复科的一名家属说。

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专家团队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万国兰。

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专家团队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万国兰。

  儿童康复科的一名医生证实让该科室住院患者办理出院的消息,他称目前暂停接收新的病人。“什么时候能再住院,需要等通知,10天之内。”该名医生表示,如果想做封针以外的康复治疗,可以去儿童神经内科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住院楼里原本做封针治疗的康复治疗区大门紧闭,门把手上拴着铁链。此外,10月25日,郑大三附院挂号系统显示,儿童康复科所有医生均没有号源,无法预约挂号。分诊台护士表示,儿童康复科医生全部停诊,“医生们都要开会学习,近期不会出诊。”暂不确定之后出诊时间。

  10月28日,记者看到儿童康复科所在的蓓蕾楼,都黑着灯,只有保安和几名护士,不见患者和家属,康复科的门诊区空空荡荡,不见医护患者。11月6日,记者再次查看医院的挂号系统,已经找不到儿童康复科相关信息。

  家长质疑

  患儿误诊遭受“封针之苦”

  “封针疗法”遭舆论质疑后,多位患儿家长站出来指称遭郑大三附院过度诊疗或误诊。

  “万国兰诊断是听力神经受损,说不赶紧治疗会错失治疗机会,进行了封针治疗,七次封针之后孩子太痛苦了,实在不忍,就带孩子去北京检查,最后确诊是新生儿中耳炎。”张芸(化名)称,她是一位5岁孩子的妈妈,看到“封针疗法”遭质疑的新闻后,怀疑自己的孩子曾被误诊。

  张芸称,2014年年底,那时孩子出生45天,听力有问题,在地方医院做了脑部和耳部的检查,显示孩子耳朵内有积液,但是脑部没有问题。

  “到了孩子复查的时候,我们想找好一点的医院,看到郑大三附院是河南省妇幼保健院,就去挂了万国兰的门诊,做了几项检查,万国兰说孩子是听力神经受损,有一种治疗手段,孩子挺疼的,但疗效挺好的”,张芸称,后来就知道这种让孩子“挺疼的”疗法叫“封针”。

  张芸至今清晰地记得封针疗法的场景,“几个大人抓住孩子,两个抓手,两个抓腿,背后还要有人抱着孩子的腰,护士就开始扎针,一针进去,就鼓起一个大包。我们家孩子头上扎12针,鼓了12个大包出来样子就跟外星人一样。”